就是看看同人点点赞。

喻黄 哑剧

喻黄小段子!


一方死亡的虐。


纯属娱乐。


我就写着玩。


ooc注意


可接受?


黄少天病了,而且很严重。被医生口头上下了生命通知书。其实一开始他听到到这份通知书的时候,是拒绝的。并且安慰自己,没关系。只是可能而已。只是可能而已。但是随着日渐加深的痛楚,他接受了医院的意见。入院了。


喻文州最近发现了一个问题,每日去探望黄少天的时候,他眼中原本锐利的光芒一天天黯淡下去,他发现了不对。他的小剑圣怎么了?


但是他没有问,还是和往常一样,

"少天,我来了,最近有没有好一点?"


黄少天越来越不想见到喻文州,他明白自己没什么时间了,不想耽搁他。但是每次看到喻文州那双眼睛,他怕了,不敢说出口,每次都快速的转移话题。

黄妈妈看着一天天带着希望来,一直认为他只是小病的喻文州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
"请问是黄少天的家属喻文州喻先生吗?"


喻文州的心里一紧,他因为太忙,有些时日没有去探望他了。"是我。请问有什么事吗?"


"……请快速来医院,黄先生的情况不太好。恐怕有危险。"


咚。


喻文州的瞳孔猛然收缩,脑子像炸了一般轰鸣。扔下电话,匆忙套了件大衣就冲下楼打车,一路上顾不得自己的形象。


怎么了,什么叫有危险?什么叫情况不太好?我只不过是几天没去?


"少天!"


映入眼帘的是躺在床上毫无生机的黄少天,和坐在一边掩面哭泣的黄母。床边渐渐平定的心电图很好的表达了人现在的状况。鼻尖充斥着消毒酒精的味道。


"文……州。"人有些涣散的眸子映出自己的身影。轻微的音节更加刺痛心底那柔软的一块。


"我在。你说。"喻文州尽力忍住自己颤抖的音调不让自己哭出来,俯下身凑到人的嘴边想听清楚。


"文州..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字..读出来会像微笑?......你这个这个表情可难看了..所以...再叫我一次...."


说出这几个断句似乎十分困难,他呼吸有些加促


"作为奖励....我给你表演一场哑剧..好不好?"


"好...少天。"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眼中的泪水,任凭它模糊了视线


黄少天扯出一个淡淡的笑。


你给我演了半辈子哑剧,可是这有了哑了,主角呢,少天。


[最后我写不下去了……于是变得十分敷衍x]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火虫帅☆帅火虫 | Powered by LOFTER